91歲的抗戰老兵胡永傑回憶戰事,情緒激動。 李晉 攝

中新網南陽9月2日電(門傑丹 李晉)「3名赤身裸體的婦女,一邊跑一邊大聲哭叫,日本兵在後面瘋狂射擊,結果沒跑多遠,3人就相繼倒在了血泊里,氣得我軍陣地上的士兵抓起槍就掃射。日本兵真是禽獸不如!」今年91歲的河南抗戰老兵胡永傑,回憶起當年日軍的暴行,渾濁的雙眸中依然充滿了仇恨。他說,自己當年是名戰地衛生員,還親自為被日軍蹂躪的兩名婦女治療過外傷。

9月1日,在河南省西峽縣紅色研究會會長劉黨強引領下,記者一行見到了正在小女兒家度夏的胡永傑老人。生於1925年的胡老,身材微胖,面色紅潤,聽力稍差,但回憶起70年前自己親歷的抗戰,依然記憶猶新。

救治日本俘虜傷兵

胡永傑老人說,自己出生在西坪鎮西官莊村,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他到設在西坪西崗村的國民黨軍政部127後方醫院當勤務兵。當時,戰爭打得激烈,傷兵員很多,國民政府30里設一個傷兵招待所、100里設一家大醫院,專門收治從前線撤下來的傷兵。道路上運送傷兵的牛車源源不斷,每天都要接收很多傷兵,醫院滿員后都趕快往下一站醫院轉移,有些傷兵在後方醫院做簡單處理后,就轉到西安的大醫院。

當時,胡永傑跟著上尉軍醫許為山為傷兵清洗傷口,發放藥品。有一次在一間病房裡,他看到了一位日本俘虜傷兵,名字叫小宮數雄,大概20來歲,只見他滿臉愁容,一言不發。許醫生詳細查看了小宮數雄的傷情,對他的傷口進行了清洗包紮,並給他配發了藥品。

「127後方醫院收治過許多俘虜的日本傷兵,但至今記得名字的就這一個!」胡永傑老人說,自己當了一年多勤務兵后,被分到國民革命軍78軍44師130團衛生隊當衛生員。

被蹂躪婦女逃跑中應槍倒地

1945年3月,西峽口抗戰全面爆發,雙方傷亡慘重。4月,胡永傑隨衛生隊到西峽縣重陽、丁河一帶駐防,當時窮途末路的日軍佔領制高點霸王寨后燒、殺、搶、奸、淫無惡不作,其行為令人髮指。

「一次,在緊鄰日軍佔領陣地巡診時,突然聽到從霸王寨傳來凄厲的婦女叫聲和槍聲,緊接著看到從霸王寨上跑出3名赤身裸體的婦女,一邊跑一邊大聲哭叫,日本兵在後面瘋狂射擊,結果沒跑多遠,3名婦女就相繼倒在了血泊里,氣得我軍陣地上的士兵抓起槍就掃射。」

後來,又有兩名遭受蹂躪的婦女裸身逃出來,胳膊和腿腳多處被划傷,胡永傑為這倆婦女清洗了傷口,又給她們一些消炎藥。

「這倆婦女哭訴說,被蹂躪的婦女有十幾個,都關在一間房子里,有兩名士兵看守,除了之前逃跑時被打死的3人,還有因為反抗當場被刺刀刺死的。這倆人心想,早晚也是死,不如想辦法逃命,於是一天夜裡謊稱要到外邊解大便,倆人才逃了出來。剛翻過山頭就聽到日軍的槍響,幸虧沒打中,躲過一劫。日軍真是禽獸不如!」時隔70年,胡老回憶起來,渾濁的雙眸中依然充滿了仇恨。

中美空軍炸得日軍人仰馬翻

5月份,在美國空軍飛行隊的支援下,國軍反攻,對日軍的霸王寨等陣地進行轟炸。胡老說,炸彈落到日軍陣地上,炸得日軍人仰馬翻、血肉橫飛,山林變成了火海,日軍傷亡慘重,已無力收屍,人馬屍體遺棄在山間,幾天以後,腐爛發臭。

「看到這種景象,心裏真有種快意恩仇的感覺。」胡永傑說,不過,國軍也傷亡很多,自己隨衛生隊奉命到前線救治傷兵,只見傷兵像流水一樣抬下來,救治不及,帶的繃帶都用完了,又從別處調來。

後來日軍又從南陽方面增援,國軍停止了戰鬥,雙方進入僵持。到7月份,78軍換防,胡永傑隨部隊調到陝西河陽、韓城一帶。沒有看到8月份日軍投降的局面,胡永傑至今仍感到遺憾。

步行一個多月返回家鄉

抗戰勝利后,胡永傑又分到山東濟南魯北師管區衛生所,后又到濟南第三兵站醫院。1948年濟南解放,他不想跟隨國民黨撤退,想回老家務農,在經萬富路生日蛋糕青島回老家時,被國民黨收容站收容,不得不跟著國民黨大部隊撤退。

隨著國民黨的節節敗退,胡永傑隨著大部隊從青島到上海、又從上海輾轉到廣東陽江。在廣東陽江,美國派出登陸艦停在海邊,讓他們登艦去台灣,很多人趟著齊腰深的海水不要命地往登陸艦上爬,他卻不想去台灣,一心想回家,亂中跑出。之後,他從廣東陽江步行一個多月,歷盡千辛萬苦,才回到老家河南西峽西坪西官莊村。

新中國成立后,胡永傑在老家務農。1950年,經人介紹他到陝西省山陽縣市立欽賢國中慶生會蛋糕衛生院當醫生文昌東路生日蛋糕,后又到陝西鎮安縣醫院當醫生,一生治病救人,由於他醫術精湛、醫德又好,還當了三屆鎮安縣的政協委員,直到62歲才退休。

胡永傑老人有三個閨女,分別在南陽、西安、西峽工作安家,現在老人和老伴一年中根據需要,分別在南陽、西峽、西安三處居住,幸福的安度晚年。

在抗日戰爭勝利日到來之際,胡永傑老人陸續向前去拜訪者講述當年的抗戰故事,一遍又一遍,有義憤、激動,也有興奮和欣慰。(完)

(原標題:91歲戰地衛生員憶述:被蹂躪婦女逃跑中應槍倒地)

    wsyzu9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