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到了,要去哪裡吃烤肉呢?
小編私房一些烤肉景點,提供給想烤肉的朋友
但是,我知道你想說準備烤肉食材
還有哪些地方可以買到:


是一件很困擾你的事情,是不是呢?
今天我教大家,怎麼樣有效準備食材,又不浪費的做法吧~~

小西指了指旁邊不遠處的一扇門,張超群顫聲道:「她……她們死去多久了?」

張超群強忍悲痛,蹲下身來,將面色灰白的武青嬰抱在懷中,眼淚已是盈滿滾落下來,想起當日在紅梅山莊與小西小鳳在床上的胡鬧,想起在野外小山洞裡與九真情意綿綿,美人依托終身,想起那一夜以玉女心經第一式和朱夫人的抵死纏綿,想起和武青嬰一起在幽谷之中度過的點點滴滴,張超群已是泣不成聲,手掌摀住嘴,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小昭點頭,楊逍瞧她膚白勝雪,晶瑩剔透如玉,高挺鼻樑,秀美絕倫,五官精緻如此,天下間,少有人能及了,不過,她面容之中,依稀有著幾分西方女子的影子,更與紫衫龍王黛綺絲有三分相似,一時間思緒如潮,默然不語。

張超群瞧得心疼之極,搶上幾步,將她瘦弱的身子摟在懷中,溫言道:「不怕不怕,我是超群,我來了,有我在,誰也不能傷害你!」

這聲音甚是年輕,張超群一聽便認出是誰,那是小西!大喜之下,取了一支火把,朝黑暗中奔去,叫道:「小西!是我呀!你聽不出我聲音麼?」

忽見楊逍眼中凶光一閃,嚇得退了一步,又道:「但是公子他知道,我是不會害明教的。」

楊逍見她笑容,不由一呆,若有所思,問道:「你是中原人麼?」

而此時,張超群已來到密室之中的深處,忽聽一個女子聲音抖顫著說道:「是……是誰?」



楊逍一愣,道:「教主他知道?你休得騙我,一會兒我去問教主。」

小昭微微一笑,燦若桃花,明媚嬌艷,點頭道:「我不騙你。」

「青嬰!青嬰!我的青嬰!你沒死!你還活著!」

小西那彎彎月牙兒的雙眼彷彿失去了焦距一般,散亂無神,被張超群抱住,身子仍是顫抖不停,張超群心疼不已,她小小年紀便經歷這等滅門慘案,又怎會不怕?稍稍脆弱一點的人,說不定就已經崩潰了,張超群輕輕拍著她脊背,不住低語安慰,許久之後,小西才慢慢恢復過來。

小昭垂頭道:「楊左使,小昭對明教絕無惡意,此事,我不能對楊左使說。」

第108章◆真情流露



火光映照下,一白裙少女倚牆而坐,雙目之中驚恐畏懼,見到張超群走過來,顯得極是害怕,明明背貼著牆壁,仍是拚命向後瑟縮,彷彿要把自己鑲進牆中。

楊逍微笑道:「教主武功蓋世,裡面縱然是有三頭六臂的妖怪,又有何聽竹街懼?周姑娘放心。」

周芷若道:「我們不跟進去麼?萬一裡面有什麼危險怎麼辦?」

張超群知道這個時候不是自己難過的時候,深吸口氣,強忍心中正一巷中劇痛,問道。

張超群虎軀一震,胸中劇痛,他最擔心的事,竟然還是發生大勇街1段了!

張超群縮回手指,只覺氣血翻湧,歡喜得簡直要瘋了。逐一查探了一遍,就只有朱長齡氣息全無,胸前骨骼盡碎,那是被大力金剛掌震碎了心脈,死得不能再死了,而其他人,雖然都是受了極重的內傷,卻都未死。

小昭突然道:「芷若姐姐,楊左使是好意呢!剛才公子在外面叫了四個姑娘的名字,如果她們藏在密室裡面,與公子定然有許多話要說,咱們聽了可不好。」

突然像是醒了,「哇」地大聲哭了起來。

「哭吧,哭出來就好了。」

張超群鬆了口氣,她剛才的模樣,距離瘋傻就只一步之遙,心中稍安,輕撫她腦袋,雖然急於知道其他人的下落,卻又不敢問,生怕再刺激了她。

好半天,小西才抽抽噎噎地道:「公子……你來了就好了,老爺死了……夫人也死了……小姐和表小姐也死了……嗚嗚嗚……他們全都死了……」

不久,果然在一間存放雜物的房間裡找到了密室的機關,張超群心兒噗通亂跳,眼瞧著一道石門緩緩升起,迫不及待地衝了進去。

「她們……她們在哪裡?」

張超群心亂如麻,飛速奔去,楊逍和韋一笑對視一眼,高聲道:「我們還是在此守候為好,教主有什麼事就叫我們!」

復興二路

小西淚流不止,口中嗚咽,道:「我不知道,她們都……都不動了……我叫她們,她們都不理我……」

張超群五內俱焚,輕聲道:「沒事的,不用擔心,有我在,就不用怕了。」

將淚眼模糊的小西輕輕放下,兩腳虛浮著走了進去。

這間石室的地下,躺著五個人,一男四女,果然是一動不動,張超群心頭亂跳,心如死灰,將火把插好,只見躺在最外面的是小鳳,依次是武青嬰、朱夫人、朱九真和朱長齡。

周芷若冰雪聰明,一聽便明,點了點頭,心中卻是有些酸溜溜的,楊逍瞧了小昭一眼,道:「小昭,你過來一下,我有話問你。」

趙敏啊趙敏!倘若此事真的是你做下的,我張超群發誓,一定要親手殺了你,替她們報仇!

無聲地哭了一陣,張超群伸手捋順武青嬰那嬌美臉蛋上的亂髮,觸手處,綿綿軟軟,似是還有一絲熱氣,張超群心中猛然一震,腦中轟然一下,急忙伸出手指,探她鼻唇之間,竟然還有微弱的呼吸!

張超群登時狂喜,沙啞著聲音大叫起來,淚水滾落下來。

心中卻想,倘若她對我明教不利,一掌斃了她!教主傷心也顧不得了,最多日後再找幾個美貌小丫頭送給他補償便是。

張超群狂喜之中,淚水盈盈淌下,又哭又笑,手舞足蹈,顫抖著將武青嬰放下,轉身向朱九真走去。

「九隘口五街真!」

一條狹長的通道,一連串的殷紅血跡怵目驚心,牆壁上,五米之間便安放著一支火把,火光跳躍,更顯詭異。

張超群呆呆地笑著,運足了真氣大聲叫道:「楊逍!韋一笑!你們趕緊進來救人!」……

張超群遠遠地應了一聲。



小昭微微一怔,跟了上去,楊逍走出這間屋子站定,眼中精光閃爍,瞧著小昭,淡淡地道:「你先前扮相醜陋,來我光明頂究竟有何企圖?現下沒人了,你還是說了吧!嗯,教主喜歡你,這我看得出來,我不會為難你,你不需要害怕。」

wsyzu9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